这里未央√
爱全职,爱盗墓,爱机油,还爱我媳妇儿!
男神苏沐秋
除伞修伞相关CP其余叶修或苏沐秋相关CP都吃不下[亦为洁癖晚期

【苏沐秋中心】从未尘封——枪系本稿

《自古枪系□□□》的稿子,希望大家看得愉快。

又一个喧嚣的夏天,伴随着荣耀世界邀请赛的脚步一同匆匆而过。

赛事终于落下帷幕,粉丝们无一例外地沉浸在英雄归来的氛围中,各家战队自然也免不了要庆祝一番。只是万万没想到,向来不走寻常路的兴欣战队,这次也一样庆祝得令人大跌眼镜——如果这真的算得上是一种庆祝方式的话。

没错,他们又结队跑来游戏里抢BOSS了。

一时间第十区一片怨声载道:这什么情况?!冠军队跑网游里头来虐菜啊?

好在全队出动的情况只持续了一两次而已,没过几天大家也就陆陆续续地撤退了,到最后只剩下了叶修和苏沐橙。这两个人什么话也不说,就那么并肩坐在电脑前,面对着他们最熟悉的游戏界面。不知怎的,苏沐橙兴致突起,扭头对叶修说:“我们一起去看看风景怎么样?”

“大小姐都发话了,有啥不行的?别忘了你今天的日常训练啊。”叶修摸了根烟叼上。

“没关系的啦,今天的一会儿再去做就好啦。”苏沐橙笑呵呵地说道,一脸不在意的表情。

于是两尊大神就真的这么轻描淡写地在第十区里走走停停,没抢一个BOSS,没跟人开一局竞技场。如果有人跟踪他们的话,就会发现有时候风梳烟沐会枪炮一甩,飞上悬崖,有时候悟道君会法杖一立,让附近的姑娘截图留念。

明明是些毫不相关的事,却让苏沐橙想起了十年前的小屋里,自家哥哥和叶修领着她一起走遍一区的情形。

她还记得那时候叶修一脸不耐烦,而自家哥哥只是瞥了眼他,也没说话,就上机陪自己去看风景。到最后却是叶修那家伙耐不住寂寞,跑到苏沐秋的电脑旁边指指点点。

“诶我说你这样子不行啊苏沐秋。”叶修指着电脑屏幕的一处嚷嚷道。

“有什么不行的,你就看着吧!”苏沐秋表情平静,压根就没有想理他的意思。

“卧槽这样你都想得出来?”叶修倒也是被苏沐秋露的这一手给惊到了。

“呵呵,哥的脑子是你能比得上的?”苏沐秋嘴角翘起,一脸得意。

那时候坐在一旁的她就捂着嘴笑,也不出声,静静地笑眯了眼。

就这么走走停停的,突然,苏沐橙好像看见了什么,目不转睛地盯着屏幕,还扯了扯身旁的叶修,“你看,你看,看这个。”苏沐橙拉了一下附近频道里的聊天记录。

[附近]对不起我是路痴:喂,我说你想好没啊?你家妹子进来你准备给她用谁的号?

[附近]我只是不认路而已:想不到……

[附近]对不起我是路痴:总不能我们两个号轮流给她用吧= =……

[附近]我只是不认路而已:有什么关系?我家妹子不是你家妹子?

[附近]对不起我是路痴:……我们俩一个术士,一个骑士,你也真想得出来!!

[附近]我只是不认路而已:好吧……那你说咋办?我们俩谁都没时间给她重新练个号吧?

[附近]对不起我是路痴:你不是个妹控吗?你不能舍生取义地把你号给你家妹子用吗?

[附近]我只是不认路而已:你滚,你不是也是我妹的哥哥吗!你干嘛不给?

[附近]对不起我是路痴:我这不是让给你表现的机会吗?

讨论了半天,这两个人也没讨论出个所以然来。

倒是在训练室里的围观的苏沐橙,扭过头去对叶修笑笑说:“你和哥哥当初是不是也这样来着?”

两个少年,为了谁把账号让给最疼爱的妹妹,争论了半天的时间。

“哪有?”叶修倒是挺坦然的,“我和你哥哪像这两个怂货,我俩当时为了谁能把号给你用而打了一架。”

结果是苏沐秋输了,但是那天晚上叶修却差点没吃上饭。

“妈蛋啊!”苏沐秋显得明显有些气急败坏,甚至都在自家妹妹前爆了粗口

“呵呵,苏沐秋大大,打不赢就爆粗口真的好嘛?”倒是身旁的叶修,一脸淡然的样子和苏沐秋形成鲜明对比。

“敢不敢更土点?”苏沐秋瞪着眼看着叶修,其实也没多恼火,只是有点不甘心而已。

“敢啊,当然敢,怎么不敢。”倒是叶修一脸云淡风轻的表情,让人看得牙痒痒。

“你今天晚上没饭吃了我跟你说!”

“别啊……”叶修觉得自己挺冤枉的,“哥不就是一个不小心打赢了吗,怪我咯?”

“再来一局!”苏沐秋死死瞪着眼前的电脑屏幕,头都不带转地来了一句,“不给放水啊。”

“什么时候你也轮到我放水了?”叶修笑了一声,“放一点水我可就成马蜂窝了。”

那个对荣耀跟他有着一样的执着、一样的热爱的苏沐秋,即使再怎么失败还是会继续走下去的少年。

让叶修回神的是苏沐橙的笑声。

“噗嗤!结果呢?结果为什么是我用了沐雨橙风?”苏沐橙一下子没忍住,笑出了声,她透过叶修那带了点儿纠结的表情也想到了那天叶修的惨烈经历,“那时候沐雨橙风可还没被建出来啊,怎么会想到特意建个号出来的啊?”苏沐橙侧着头笑了笑,偏着头看着身旁的叶修。

叶修依旧叼着根烟,白皙虚胖的脸,怎么也没法让人把他和那个国家队领队联系起来。

“那是因为……怎么了?想起你哥了?”叶修本来想说什么的样子,看了眼苏沐橙低头笑着的模样,又把话给吞了回去,自己也笑了笑。他一边问着一边转过头回去扫了一眼屏幕——刚才那两个人已经开始讨论起了到底该怎么对付那个妹子的事了,看样子似乎是想在线下把那个妹子给糊弄过去。

啧啧啧,就不能开个新卡轮流带她练级吗?正这么想着的叶修,刚准备打字上去难得好心提醒一下那两个人,却被人抢了先。

[附近]于是有了天堂:啧啧啧,你们就不能开个新卡轮流带她练级吗?

叶修刚刚抬起的手顿时停在了半空。

低着头回想着过往的苏沐橙回过神来,看到的就是这样的场景:叶修就这么怔怔地看着屏幕,烟也忘了吸,一副雕塑一般的样子,只剩下咬在口中的烟头在一片黑暗中明明灭灭。

于是她也侧头过去看了看,那个「于是有了天堂」是一个打扮很像沐雨橙风的女枪炮师,就站在离那两个人不远的地方,似乎是看不下去了,忍不住插了句嘴。

[附近]于是有了天堂:你们也真是蠢,就不能开个新号给你们家妹子?啧啧啧,蠢到没药救了啊你们。

怎么了吗?苏沐橙侧头回来看了看叶修,却发现那个家伙已经恢复了常态,只不过手从键盘上离开了,似乎是放弃操作角色的样子。

“嘿,沐橙,你知道吗?当时我跟你哥在游戏里讨论的时候,也是在附近频道里头讨论的。本来是想有一个人能给我们提提建议,没想到,还真就有那么一个家伙提了。”

叶修吸了口烟,又呼了出来,两根修长的手指夹着烟,脸上的表情在烟雾里显得有些模糊不清。

他还记得当时的情形,两个接近满级的账号卡就那么肆无忌惮地聊着天,为了这事两人甚至差点准备开竞技场战一天。结果突然来了个人插了句嘴,你俩干脆开个新号给人家妹子呗?轮流带着练级不就好了?

两人一合计,这法子不错,就这么干了。

跟眼前的这情形简直如出一辙。

“不会……刚好有人也提了跟刚刚那个人一样的建议吧?”苏沐橙想了想,有点不大敢相信地问道。

“对,跟刚刚那个人一样的建议。”叶修肯定了苏沐橙的猜测。

“所以你刚刚才会愣住,因为这情形太像?”苏沐橙试探地问道。

“其实还是有点不一样的,当时我们还为到底用什么职业争论了一下。”叶修咬了咬烟,开始对苏沐橙描述当时那个场景。

“我说啊,给她用个牧师得了呗,居然还想给你家妹子用什么枪系?‘己所不欲,勿施于人’啊。”那时还只有17岁的叶修侧着脸看着身旁的苏沐秋。

“有没有好好学啊初中文言文啊你,我那么喜欢枪系怎么就成了‘己所不欲’了!再说了,你抢首杀的时候几次带过牧师,还好意思提?我家妹子就是要玩网游,那也得是我来教!就这么说定了,给她开个枪炮师的号!”同样是17岁的苏沐秋,怎么看都比叶修多了一份清爽。

“哎呦那玩意儿差不多差不多。啧啧啧倒是你节操呢?怪不得频道里天天都在喊秋木苏你个没节操的。”

虽然两个人其实是同样的没下限,无节操,当然他们都不会承认这件事就是了。

“呵呵,我被喊没节操都是你给坑的你知道不?哥那么正直一个人我跟你说。”听着对自己的评价,苏沐秋一脸严肃地转头过来说道。若是换了个不知道真相的人可能还真会信了这个有着一身好皮囊,说话认真的少年。

“呵,苏沐秋大大你敢到世界频道上说嘛?我倒是要看看有没有人会同意。”

没过几秒之后,世界频道上还就真的闪过了一句话——

[世界]秋木苏:你们说说看!我和一叶之秋谁更没节操?

结果自然是瞬间就被无数的讨论和吐槽淹没了。

“卧槽你还真发啊?无聊啊你!”叶修表示无语。

“呵,你怕了吧?”苏沐秋一脸趾高气昂地说着,颇有种有本事你来和我真人PK啊的感觉。

“啧啧啧,当年你哥就是这样,说干就干,跟个疯子似的。”叶修对沐橙比划完,咂嘴说了一句。

“嗯,对哦,给人感觉就是……他这么大胆他怕谁一样。”说完苏沐橙就笑了出来。

“我不是都说了嘛,别人顶多是个人来疯,他就整一疯子,什么稀奇古怪的都能给他想到。”叶修笑着摇了摇头。

当然了,在他们心中,提到苏沐秋想到的不可能只是胆子够大这点儿而已,还有很多很多,多到说不完道不清讲不尽。

“不对啊,我说,论没节操谁比得上那个谁?天天在那儿收钱然后把外挂像流水一样卖出去的家伙。”

“滚滚滚,别跟我提那家伙,想都别想我跟你说,那东西我干不出来。《荣耀》这游戏还可以,我还指望用它赚钱呢,我可不想它被毁了。”明明刚刚还一脸貌似严肃地黑叶修的苏沐秋,听了这话,立马换成了一副嫌弃的表情。

“搞得我好像是会这样做的人似的。啧啧啧,苏沐秋你就是看谁都是坏人,赶紧纠正啊苏大大。”

“啧,反正我不会搞,我也不会拉着你搞,更不会让你拉着我搞。”即使只是被开了句玩笑,苏沐秋还是发自心底的,认真地说了自己的想法。他的侧脸被电脑的灯光照亮,带着一股子没长开的少年气息,却有着令人信服的味道。

——那个即使再怎么困难,还是会坚守一定自己原则的,偶尔还会钻进牛角尖的苏沐秋。


“你以为我咋了,我是会那么轻易就倒下的人?你就等着看吧!”那时,千机伞已经被彻底废弃,了解到二人担心什么的苏沐秋笑着说道。

“呵,我是怕你要是倒下了,可就没人陪我进联盟大杀四方了。”

“嗤,只是从头再来罢了。”苏沐秋倒是一脸对这次失败颇不放在眼里的样子,然而这距离他得知更新公告,只过了一晚而已。

——那个无比自信、可以坦荡荡地说出那句只是从头再来的苏沐秋。 


“哟哟哟,看看,看看,我多帅。”竞技场里,秋木苏在距离一叶之秋约莫五个身位格左右的位置进退自如。

“哟苏大大干得漂亮啊,不过你倒是敢不敢再近一点?”

“你就等着看吧!这个枪体术,距离绝不会只有五个身位格的。”苏沐秋一脸自信地说道。

“妈蛋啊,你居然偷袭我!”屏幕里,秋木苏一个不慎被一叶之秋近了身。

“呵呵,说好的进退自如呢,你的枪体术还不成熟啊沐秋大大。”

“滚滚滚,你就等着看吧!”苏沐秋看着电脑屏幕,即使输了,也依旧带着悠闲的笑容,“我会让枪体术更加强大,然后迟早再去找那个大漠再打一架。”明明是一句像是不知天高地厚的少年说出的空话。然而真正熟悉苏沐秋的人就会知道,他从来不说空话,他的承诺不会重复第二遍。

“喂喂喂,最后这句话真的不该是我说的吗,苏大神?”

——那个说到就一定会去做到的苏沐秋。


“强力蛛丝做伞面的话,伞骨再用暗夜猫指甲就不行了啊。”苏沐秋看着自制武器里的银字武器一脸苦恼。

“我说你也不看看材料的等级,你这都要升25级了,伞骨你还用暗夜猫指甲啊。”

“那白狼的利齿怎么样?”苏沐秋在图纸上划掉了部分等级不符的材料之后,想了一会儿之后又提出了一个新的建议。

“试试看呗。”

“来来来我们看看怎么获取材料。”他总有着将梦想化为现实的能力,无论是他的对手还是搭档都会点头承认他的能力

——那个有着满脑子天才般的灵感而会凭自己的汗水努力将其实现的苏沐秋。


“让我想想啊,枪炮师的武器嗯……”苏沐秋在电脑屏幕前托腮地自言自语道。

“你尽情想,反正我是用一叶之秋,没负担。”

“你滚,搞得却邪好像是你自己打BOSS打到的一样,是我做出来的!”苏沐秋愤慨地说,几乎就差拍案而起了。

“搞得做却邪的材料里面没有我抢到的部分似的。”

“嗤,我打了材料,又给你设计了图纸,还给你做了出来,好吗?”那时的他还一脸朝气,眼里闪烁得是对未来的憧憬。

——那个对待自己心爱的事物总会想要精益求精的苏沐秋。


“果然还是枪系用得最顺手。”屏幕里,神枪手英姿飒爽,大大的“荣耀”二字浮现在屏幕上。

“呵,直接说你是枪系专精不就好了,不像我,我可是24系全精通。你离我还是有点距离的。努力吧,少年!”

“滚。”苏沐秋什么也懒得说了,直接对着叶修比了个中指,却还是立马拉着人再下了一次竞技场,坚持着不肯服输。

——那个被人激起好胜欲望就一发不可收拾的苏沐秋。


“我就说了吧?枪炮师比神枪手更加适合团队赛。”苏沐秋指着团队赛里,没几分钟就被打倒的敌队。

“是是是,那要是单人赛你咋办?”叶修一脸敷衍地赞叹道。

“照打不误。”苏沐秋轻轻地挥了一下拳头,身边的人会意地举起了自己的拳头,两拳轻撞,发出清脆的碰撞声,那所代表的约定,他们心知肚明。

“我们会是最棒的组合,扫遍联盟。”苏沐秋自信地说道,他相信自己的判断,并且认真践行着,不会有一丝一毫的动摇。

——那个整天神采奕奕到甚至带了点孩子气的苏沐秋。


“不好意思,最后一击又是我的。”

“你狠!”苏沐秋说着,手底掏出一个小本,默默地又记下一笔。

“我多少次了?”

“400多次而已,领先我一点点。”

“呵呵,不知道你有生之年有没有机会超越我啊?”

“少年你不要太猖狂,人生的路可是很长的。”苏沐秋不屑一顾。

——这就是那样一个苏沐秋,天才有他,勤奋有他,灵感有他,汗水有他,老成有他,稚气有他。


而那时的他,青春正好。

叶修所不知道的事,苏沐橙知道。

苏沐秋曾经对着苏沐橙亲口承认过这样一句话,“叶修,最强。”

自信却不会猖狂到惹人讨厌,有点小别扭,却还是会客观地承认对方的实力。

这就是那个人啊,这就是那个苏沐秋。

“其实吧,当时还为给你用什么职业烦恼过一阵子,我当时的意思是牧师一类的,但是你哥坚持要给你枪系的。”从回忆里拔出头绪的叶修,没看屏幕而是直接对着苏沐橙说。

“诶?”苏沐橙好奇地看了看叶修。

“嗯。”叶修带着个略有些沉痛意味的表情点了点头,一下子就把苏沐橙给逗笑了。

“啊!那两个人现在怎么样了啊?”不然怎么说妹子的思维永远是跳跃式的呢?苏沐橙突然地又想起了游戏里那两个玩家。

“不知道,看看呗?”叶修看了眼屏幕。

可能是他们俩好久没看的原因,两个人都已经不在了,估计是已经讨论完走掉了。

苏沐橙大概翻了下记录,大意就是两个人觉得这个决定挺好的,便谢过那个「于是有了天堂」下线弄新号去了。

倒是那个女枪炮师,她依旧站在那儿,还莫名其妙地发了句,在吗?

苏沐橙好奇地撞了撞叶修的手臂,“会不会是在说我们?”

“有可能。”

“那你回个试试?”

“为什么不是你回啊大小姐?”叶修懒懒地靠在椅背上说道。

“你回不回?”苏沐橙偏过头看了叶修一眼。

“回。”叶修一下子直起身子,态度特诚恳地说。

[附近]悟道君:你说我?

这么试探地发出去了一句,没想到对面那个家伙似乎是守在电脑跟前似的,立马就回复了。

[附近]于是有了天堂:对。

[附近]悟道君:有事?

[附近]于是有了天堂:竞技场来一局?

“啧啧啧,沐橙你看到没?这人居心不良啊,跟个牧师开竞技场。”叶修咂了好几下嘴,连头都没扭过来就对苏沐橙说道。

“你就跟他来一局呗?有什么关系,而且我觉得他好像是个男的。”苏沐橙开始还带了点笑意地建议着,到最后却是非常笃定地说道。

“啧啧啧,还是你的忠实粉丝是吧?看这架势,角色初始模样几乎跟你的沐雨橙风一模一样。”叶修继续边咂嘴边说。

“为什么不能是你的粉丝?一上来就跟你PK诶。”苏沐橙表示异议。

“我那么多号,各大公会都已经摸清了;我都被摸清了,跟在我旁边的操作好的枪炮师还不容易猜到是你?我看啊这个人说不定是嫉妒我可以站在你身旁,所以要跟我打一架。”叶修看上去倒是比苏沐橙更加不以为意。

“你这都什么奇怪思想?”苏沐橙眼神奇怪地看了眼叶修。

“推理你哥的思想得来的。”叶修低了低头,脸上作了个深沉的表情之后,复又抬头作了个一脸胜利的表情说道。

这一连串的表情变化看得让苏沐橙明白了叶修为何那么欠揍。

[附近]悟道君:跟一个牧师提竞技场,能不能有点良心?

[附近]于是有了天堂:你小号不是挺多的嘛,随便开一个过来就是了。

“啧啧啧,我非常肯定,这个枪炮师一定也是个小号!沐橙我跟你说,千万别跟他走太近啊,指不定这家伙会说什么呢。”叶修一脸惊叹地看着屏幕,然后又一脸正经地扭头对苏沐橙说道。

“叶修……你是我哥附身了?”苏沐橙觉得今天叶修的画风有点不大对。

“啧啧啧,沐橙你是长大了是吧……都开始这么开起我玩笑来了。”叶修没正面回答苏沐橙的问题,反而是避重就轻了起来。

“呵呵。”苏沐橙干脆什么都不说了。

“……”叶修不再看苏沐橙,而是起身去拿了一堆账号卡回来。

“你准备用啥号?”苏沐橙看着叶修在那么多账号卡里挑挑拣拣,好奇地问道。

“算了,就开个跟他看起来比较像的号过去好了。”挑挑拣拣了半天,叶修拿了张战法的账号卡。

ID:神说要有光

“怎么突然感觉句子有点眼熟?”苏沐橙看着叶修登陆账号上线,两个号并排站在一块儿,突然感觉有点不大对。

“那一定是你的错觉,这个句子是错误的。”叶修虽然嘴上这么说,但是也觉得有点不大对。

“哦对,我记得下句好像不是这个吧?”苏沐橙认真地指了指那个ID。

“嗯,那个下句应该是于是便有了光。”叶修说。

[附近]神说要有光:你干嘛不干脆用于是便有了光这个ID?

[附近]于是有了天堂:当时随手打出来的,没想那么多。

[附近]神说要有光:这也能随手打?佩服佩服。

[附近]于是有了天堂:承让承让。

叶修头一次觉得自己好像回到了十年前,有种在和苏沐秋对飚垃圾话的感觉。

[附近]于是有了天堂:去竞技场?

[附近]神说要有光:行啊,老地方。

[附近]于是有了天堂:好。

没过几秒,两个人就都出现在了名为老地方的房间里。

苏沐橙有些惊讶地看着屏幕,“居然没问你老地方是哪儿……”

“所以说一定是个小号嘛。”叶修叼着烟说道,“看我回头把他话套出来给你看。”

“嗯,加油。”苏沐橙在叶修身旁笑弯了双眼,一如以往。

熟悉的界面,熟悉的赛场,还有,尽管是初遇却莫名地觉得似曾相识的对手。

叶修轻轻地抿了一下嘴,手指敲击键盘发出悦耳的节奏声,双眼却不曾离开屏幕。

炮飞,矛起,火光四射;

枪响,影动,眼花缭乱。

苏沐橙在旁边差点看呆了,她不是没有看过战法和枪炮师作战,只是她已经好久没有见过这个画面了。

这个熟悉进骨子里的画面。

她所熟悉的风格的枪炮师和她所熟悉的风格的战法的对战。

叶修越打越顺手,不由咂了一下嘴,“怎么感觉我每一个动作都能给他预知到似的。”

虽然他也有种他都知道对方下一秒会做出什么动作一样,不是合理地分析做出来的预判,而是一种直觉。

或者应该说,他的经验告诉他,对方在下一秒会做出什么动作或者会使出什么技能。

苏沐橙却在心里暗自惊讶,怎么感觉像极了当年哥哥和叶修的对战?不是场面,而是风格上的。

明明已经很久都没有过这种感觉了呢,苏沐橙想。

“其实吧,当时我还是挺嫌弃你哥的。后来有很长一段时间他天天都在我耳边念叨着关于你的事,什么要让你自己选你未来的道路什么的。”明明还在跟对面的人打着竞技场,叶修还一边跟苏沐橙翻起了旧账。

“诶,哥哥经常这么念叨吗?”苏沐橙想了想,笑着问道。

“对啊。”不知为何,叶修也轻轻地弯了一下嘴角。

苏沐橙发现叶修的眼神渐渐地变了,变成了那种只有他在赛场上才会有的眼神。

其实叶修和苏沐秋都是一样的,他们对于荣耀都有着那种十年如一日的热爱,所以他们无论什么时候对于荣耀都会很认真,区别于日常小事的认真。

所以他们在玩荣耀的时候,眼神会有一种认真时候才有的魅力。

但是,如果面对那种很强劲的对手,他们的眼神会带有一种说不出的热意,就像是雄狮面对竞争对手才会有的眼神。

苏沐橙还记得苏沐秋刚刚结识叶修的时候,那两个人还在网吧里的时候,两个人的眼底都有相同的热度。

也是那时候,她就知道,那个人和哥哥一定都是一样的,一样的热爱游戏,一样地将游戏当作自己的梦想。

即使明白这条路会有多坎坷,会有多崎岖,也依旧做好准备一直地走下去。

——为了他们心中的梦想。

苏沐橙一直相信,如果哥哥还活着,他一定会跟叶修一样,走过荣耀这十年,并且一定会一起再走十年。

想到这里,她突然轻轻地再次碰了一下叶修的手臂,悄声说道:“你觉得,哥哥如果在的话,他会不会和你、魏琛一样,再疯这一把?”

即使知道英雄暮年,即使知道状态下滑,即使知道离开再归来的步伐甚至可能会比刚踏上这条路的时候更加难以迈开……

他是不是还是会选择和你一样再疯一把?为了心中的那份荣耀。

“啧啧啧,这还用问吗?那家伙当初可是跟我说好的,要一起战上十年。”叶修扯了扯嘴角,扯出了一个不算笑容的笑容,没有悲伤,尽管带了一点遗憾与怀念,更多的,却是自豪。

为自己有这样一个,跟自己有一样梦想的搭档,而感到自豪。

其实,苏沐秋和叶修真的很像。

他们都有那样一种共同的,对荣耀的爱,

那是一种多么清楚、多么坚固的信仰;

那是一种多么温暖、多么勇敢的力量。

苏沐橙静静地看着眼前的人,恍惚间似乎看到了自己的哥哥,那认真专注的模样,让她不愿去打扰。 

直到这局竞技场打完,叶修才终于又开口说话:“啧啧啧,我跟你说啊沐橙,这人其实还挺强来着,虽然还是比不上我就是了。”难得在场下开的嘲讽,大有说给对方听的意思。

“噗嗤——”苏沐橙一个没忍住,笑了出来,这是又要把对面那个人给坑蒙拐骗带过的节奏吗?

“喂喂喂,我说你啊,黑哥黑够了没?”耳机里突然传出来的清润音色,让叶修和苏沐橙都愣住了。

熟悉的声音,熟悉的语气,熟悉的句子。

让苏沐橙忍不住想起那个曾经的小屋里传出来的对话,灯火阑珊,却别样温暖——

“沐橙,我跟你说啊,你哥就是输给我了,才不肯给我饭吃。”

“噗嗤——”

“喂喂喂,我说你啊,黑哥黑够了没?”

“这个吧,真没。”

“啧,我当初怎么就同意你留下了呢?呐,你的饭在这儿,多的没了。”

“这么少啊——我可是辛辛苦苦帮你练了一天级诶。”

“再说?再说没得吃!”

当她好不容易从回忆里转身离开的时候,却发现记忆里的那两个人,其实一直都在身边。

那个曾经信誓旦旦地说,会让她成为小公主的人;

那个曾经笑容温暖地说,会实现她一切愿望的人;

那个曾经无比自信地说,会给她看一个王朝的人;

那个曾经一脸不屑地说,他可是真正的神枪的人。

她的哥哥,自信而又强大,会肯定别人的实力的同时,也会下定决心一定要超过那个人。

这样一个,天才绝艳的少年。她的哥哥,苏沐秋。

“沐橙啊,我有没有跟你说过?当时君莫笑被宣告废弃了的时候,你哥决定要用枪炮师陪哥征战沙场。

“我当时想拒绝来着,一直用惯的角色临时变换,谁受得了?你哥却执拗地说,枪炮师比神枪手更加适合打团队赛,更加适合辅助我。

——“卧槽你搞什么?突然就说要用枪炮师?”

——“我想过了,枪炮师比神枪手更适合上赛场,更有利于我们夺冠。再说了,我们俩又不是不熟悉枪炮师。”

“我问过他,就这样放弃习惯用的神枪手,真的好嘛?

——“啧啧啧,你真的决定就这样放弃你一直用惯的神枪手了?要是你家卡知道,会伤心的。你那些粉丝知道,会更加伤心的。”

“你知道你哥回我一句什么话吗?”

苏沐橙自那之后一直记住了叶修那个表情,尽管带了点落寞的意味,更多的却是骄傲。

是的,不是自豪,而是骄傲。

——“放弃神枪?哥可是真正的神枪。

——“哥需要放弃什么职业?你回头看我怎么用枪炮师跟你一起把他们打个落花流水吧!

——“不是神枪手怎么了?改用枪炮师怎么了?哥用枪炮师照样能夺冠,照样能帅你一脸,照样能有一堆粉丝,比你多!”

他从来不会轻言放弃,即使遭受再大的打击或者失败,也只是会笑笑地说一句:

——只是从头再来罢了

“嘿,我回来了。”从耳机里传出的话语声,似巨大而绚烂的烟火般在二人耳边绽放。

神枪,从未尘封;他的荣耀,亦然。

今天看到老大说可以把稿子放出来混更,我就愉快地放弃了这周强撸网骗的想法,老大我爱你么么哒♡

 
评论(12)
热度(98)
© -Landicool-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