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未央√
爱全职,爱盗墓,爱机油,还爱我媳妇儿!
男神苏沐秋
除伞修伞相关CP其余叶修或苏沐秋相关CP都吃不下[亦为洁癖晚期

【风月方王线】他山之石 卷贰

“咳,杰希啊,深夜找我,有事吗?”苏沐秋看了看佯装一脸淡定的方士谦,清了清嗓子问道,毕竟一个是自家人,另一个嘛…苏沐秋瞥了一眼方士谦,在心底凉凉地想,估计也差不多了。

“嗯。”王杰希不动声色地打量着方士谦,开始暗暗在心里琢磨。王杰希毕竟是四大花魁之一,又善占卜,怎会仅仅被方士谦的三言两语给瞒过去?方士谦想得虽好,推说自己只是医谷小辈。可是旁人观其礼节,却是从容有度,应对得体,哪里像个只是被派出来历练的小辈?更何况他与苏沐秋秉烛夜谈,明显交谈甚欢——苏沐秋都精得快狐狸了,跟他交谈甚欢的能好到哪去?

王杰希敛了敛眼中嘲弄的神色,装作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问苏沐秋道:“楼主的那位贴身小厮,似乎并不在楼主身边?”他甫一进来,就觉得苏沐秋的身边少了些什么,刚刚才反应过来。这段时间,日日夜夜与苏沐秋形影不离的叶修竟是不在苏沐秋身旁。

“哦,我把他赶去睡觉了。”苏沐秋淡定地一挥手,“你找他有事?”苏沐秋一勾唇,自家这个小厮能力似乎不低啊……这都把人给勾搭上了?

王杰希倒是稍稍颔首认真思索了一下,终是摇头道:“也不是什么大事,只是单纯地想满足好奇心而已。”看天象,这个叶修就是苏沐秋的命定姻缘了。可是,这好像并非是他们两人的头次见面……王杰希略一沉吟,还是决定不把这些事给说出来为妙——言多必失。

方士谦富有兴味地看着王杰希的神态动作,有些小动作,虽然细微,但凭他浸淫医道多年练就出的眼力犹能观之一二。这个人虽在为了自己的些许好奇心而心思不定,却可以做到让旁人抓不出破绽来,着实了得。

“据说王阁主善占卜,不知可否为我看上一看?”方士谦笑着说。

“……”王杰希无言,他虽善占卜,可也不会随意给人看相。

毕竟看相这一行也是讲究个规矩的职业。说到底,这算是泄露天机,占卜师按理说是要折寿的。所以靠这手艺吃饭的,基本都是要求个酬劳的。拿人钱财,替人消灾,这便算是不违反天道了。当然,更多的占卜师会选择拿这些酬劳去施善布粥,广结善缘,来消除天机泄露过多的隐患。

若说是熟人,偶尔一次也算不为过,但他却不熟悉眼前这位“医谷小辈”,贸然看相,只怕伤了自身不说,可能还吃力不讨好。思及此,他摇了摇头:“龟壳不在身侧,王某无法,还请见谅。”

方士谦略一沉吟,复又笑道:“我也只是好奇罢了,阁主没有把龟壳带在身边也就罢了。倒是我听说做这行的人,不用龟壳,用铜钱也是可以的。虽然较之不准了些,可我也不过就是为了满足个眼睛罢了。”这一番话说下来,倒是滴水不漏——没龟壳没事,还有铜钱啊,不准也没啥,你算你的就行了,爷我就为了看看。

王杰希眼睛露出无奈,只好随手摸出五枚铜币,正准备贴上桌。谁知有一只手竟是快速地拦住了他,方士谦见王杰希略一皱眉,于是笑道:“莫怪,莫怪,我只是希望公子能用我这儿的铜币罢了。”那模样,看上去,真真只是个为了刁难人的气盛小子。

可惜,苏沐秋知道他不是,王杰希也隐约猜出来他不是,便是爽快地微一点头:“好。”

方士谦笑了笑,摸出个藏青色的小钱袋,往手里一倒,却竟刚好是五枚铜币,看得苏沐秋眼角一跳,王杰希也是一愣。

方士谦见王杰希伸手捞了铜币,又略微闭了闭眼,不觉有些惊奇,不过他转了转眼睛,却终是没有开口。

“这竟是…一套雕母?”王杰希喃喃自语,苏沐秋一副了然的神色,方士谦却是眉一挑,笑吟吟地说:“小时候起就一直戴在身边了,说是可以祈福避灾,也不知道真假。”

“嗯。”王杰希略略一顿,便是开始了占卜。说实在的,这五枚钱币到底不是自己用惯了的法器,不称手是一定的。但是可能是因为算的是其朝夕相对的主人,算起来倒是格外的顺利。

然而顺利,却不代表顺心。王杰希皱了皱眉,他看不透这人的命相。

“怎么了?”方士谦当然看见了王杰希皱眉,正欲说话,苏沐秋却是突然一问:“怎么了?”似是无心,却定有意。

方士谦略一蹙眉,却听到一声叹息,“我看不透。”

“我看不透公子的命相。”王杰希定定地看着方士谦,转身便欲走。

“等等,公子为何不随口编一些话来糊弄我呢?虽说在下不愚,可终究是不谙此道的,兴许你随口编一些,我就信了?”方士谦满心认为,能看到王杰希翻脸的模样——这几乎是明摆着在打王杰希的脸了。

“直觉。”王杰希脚步一顿,又欲抬脚,却听到身后一声笑语,“苏楼主,在下的事也谈完了,明日便要动身去各地的‘善缘堂’去了,如此匆匆,还请见谅。”

于是他的脚步又停了下来,缓缓地一转身:“善缘堂?”

“啊对,”方士谦作出一脸疑惑的样子,“公子竟也知道?”鱼儿要咬钩了,他无不愉悦地想。

“他可是善缘堂的‘大金主’,没事就往里头送钱。”苏沐秋在旁侧懒洋洋地插嘴道。

“‘善缘堂’是?”王杰希语气平和地问。

“哦,那是医谷开的,为了收治那些流浪儿,也为了寻找合适的医谷传人。”方士谦笑了笑,“爽快”地说了个“干净”。

“不知我可否跟着去一趟瞧瞧?”王杰希想了想,“便当作是我为你卜卦的报酬吧。”——似乎完全忘记了之前因为没算出对方的命相而无奈恼怒的样子。

“啊,当然可以。”方士谦翘了翘嘴角,“总觉得喊‘公子’或者‘阁主’都太过生分了些,既然要同游,不若换个亲昵些的称呼?”

王杰希神色一动,“换成什么?”

“我便唤你杰希吧,至于你…可乐意喊我一声‘阿防’?”

“好,阿芳。”王杰希一脸平静。

“噗。”苏沐秋忍不住一笑,王杰希啊王杰希,你欲恶心方士谦,却哪里能想到你这么喊,反而正中了他的心思呢?

“嗯?”王杰希转头看去,却见苏沐秋一摆手,“没事,不过你还是和‘防风’先等个几日,你还得再忙一阵子才能走。别忘了,药堂。”

“好。”两人俱答道。

——欲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格式应该没错吧……_(:_」∠)_

我就知道底下肯定是一排的有生之年_(:_」∠)_

 
评论(17)
热度(88)
© -Landicool-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