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未央√
爱全职,爱盗墓,爱机油,还爱我媳妇儿!
男神苏沐秋
除伞修伞相关CP其余叶修或苏沐秋相关CP都吃不下[亦为洁癖晚期

【风月方王线】他山之石 卷叁

大家好,我叫做传说中的有生之年系列……。今天是约定好的我给某人还债的日子,介于风月余文并未写完,所以我先放一章以表真的在更新的事实顺便私下放福利。ummmm……这周不公开放,可以私戳我q要诶嘿嘿,或者等下周看风声啊【。
以及太旧不写文导致已经手生了……请见谅。_(:3)∠)_以及对于方士谦这会儿为什么不傲娇小公主,后面会有解释的诶嘿嘿……我只能做到尽量不ooc。人物属于虫爹,ooc属于我【。

正文:

在楼内过完年后,王杰希等来了说好的同行人。虽说当日不过随口一提,可王杰希也的确曾打点了些细软就准备动身,不料这一举动却是被方士谦制止了下来,“今年过年,阁下还是留在楼内吧。”防风笑着同他说,“我这两日过去也不过是为了给那群小子们送点儿年货罢了。”这当然只是原因之一,而另一个原因,他欺他瞒他自己为医谷无名之辈,料定他丝毫不会信。可却不代表他就想让他知道自己便是医谷里的冬虫夏草。此行先去,自然是先要妥善打点一番,而后,他自己的言谈举止他自是有办法混过去。

毕竟,冬虫夏草和防风可完完全全是两个人。一个是医谷现任少谷主,自少时便被期许无上责任,而防风却只是医谷里一崭露头角的天才医师。有些冬虫夏草会的,防风可以不会。而有些防风会的,冬虫夏草却不能会。虽说他私下里已经跟谷主和长老们商量好,之后防风将任护法长老,而冬虫夏草将另外找人代替他,但是说到底,如今身为冬虫夏草的他还是医谷的少谷主。

没错,他这几日说是去善缘堂。事实上,他却是去把王杰希从头到尾调查了一遍。虽说千机门可说是手眼通天,却恰恰遇上了医谷这个江湖中的“奇葩”。倘若说他们避世而居,偏偏世人遍寻不到的救命草药十之八九出自他们之手。可若说他们在江湖上混,却少有人知道医谷里的人都姓甚名谁。即便是千机门也仅仅能依据过往与其交易过的人勉强知晓其中人以草药之名相互称呼,而非真实姓名,而又恰恰知晓医谷如今少谷主名为方士谦,以及现任谷主林杰几乎是在少谷主当初的死缠烂打之下才没四处云游这一八卦而已。所以即便是王杰希也无从验证防风所言是否非虚,再加上的确只能知道交易人的草药之名,不得不让人怀疑或许防风之言为真。这么一思索,王杰希觉得自己似乎遗漏了一些细节。

不过现在,他也没什么可思索的。毕竟,不过是一次携伴同游罢了。既是…对了,恰思及此处,王杰希恍然忆起自己遗漏的细节:一个医谷的无名小辈又是如何和苏沐秋那么熟稔?抱着些许猜测,王杰希提笔写下防风的疑点,以免遗忘。

方士谦再次见到王杰希已经是过年之后了。自然地,王杰希并没有从方士谦口中得到任何有关其真实身份的信息,却也猜得到方士谦此番带自己前去怕是已经把任何可能泄露他身份的关卡都已经打点好了。可他仍未猜到的是,方士谦此番前去还已将他的身家背景查了个遍,虽说不知,可王杰希到底还是有那么些许在意。“怎么了,阁主?”高英杰见王杰希面色不愉,轻声问道。“不知为何近来总有种被窥探的感觉。”说完又摇了摇头,“大抵是我的错觉吧。”再怎么思索,王杰希也只当是最近思虑过多而至。高英杰不置可否,只是私下里跟乔一帆提了提。

终于,到临出发之际,趁着王杰希似在训斥高英杰之时,苏沐秋才略带威胁地抛下一句:“我的人,记得给我好生照顾着。”不是威胁,却胜似威胁。方士谦一扬眉:“你的人?”说着微微低头凑近了说道,“你打得过吗?”要不是昔日同此人面对面打过架干过嘴皮子,他倒是真无法相信眼前这个“低眉顺眼”的小厮是他的熟人。“他说他没钱,于是到这儿来卖身。”苏沐秋眼角一勾,“怎么,你认识他,肯为他掏这卖身钱?”声音虽不敞亮,却是足够身后躲在墙角里的人听得见的,暗地里却是一咬牙,“打不打得过就不劳你操心了。”

“哦?”方士谦顿了顿,笑容一脸兴味,“倘若是他,便是五万两黄金也是值当的。”说得苏沐秋差点就要动手,他可不是王杰希那个尚且被蒙在鼓里的,方士谦的真实身份包括多有钱他可是知道的,“可惜,不是他。”方士谦还是笑着的,却是一脸怅然,“我那位朋友,是个草根英雄。如今,他马革裹尸,也算是死得其所。只可惜,我却是少了这么一位可以一同饮酒,放肆吃肉的朋友。”言罢,方士谦向走出墙角的叶修致意,“这位兄台也请别见怪。不过是一时把你当成了我那位旧友,有感而发罢了,倒是要委屈你继续委身于此了。”

“委身?你委屈么?”苏沐秋轻轻用扇子敲了敲自己手掌。
“不委屈。能为楼主卖命是在下荣幸。”叶修一脸诚恳。
“阿芳,我们是否该启程了?”语气淡然,听不出丝毫嘲笑,似乎声音的主人仅仅是在询问自己的同行之人。
“在下这就来。”嗯,我们,这个词他喜欢。
简而言之,一群奴隶,嗯,愚蠢的奴隶们。

方士谦在车外赶马,而王杰希却是先行坐在车内闭目养神。方士谦自己一人吃饱,全家不愁,或者应该说,他如果吃不饱,大概是医谷抛弃了他的同时他又给雷劈成了傻子才有可能。所以基本上,他只需要带着随身的细软,骑上一匹快马就够了。相比之下,王杰希却还需要“镇压”高英杰,出乎意料的是,平日里腼腆得不行的小伙子在王杰希出发之时却是显得格外强硬。

“不行,阁主,我这次总有不好的预感。你还是让我跟着吧。”高英杰语气坚决地说道。王杰希当时侧首看了眼高英杰,对他难得的举动既讶异又欣慰,却还是拒绝了,“倘若这危险连我都无能为力,让你去又有何用。”他对着铜镜正了正脸上的紫金面具,“听令,留下。”

“……”高英杰怔了怔,还是只得答道,“是。”

“世人皆道我铁口直判,从未错算,却少有人知道这是泄露天机,合该我命中比平人多了一劫。”王杰希抚了抚高英杰的头,“莫担心,此行我合该没有性命之忧。倘若有,那也有医谷之人在侧,凭着他和苏沐秋的交情,总不会对我见死不救的。”

高英杰方才也不过是心急慌了神,此时静下心来亦不过只能一句“英杰恭候阁主归来。”他甚少如此以敬语称呼王杰希,如今如此正式也不过是为了让自己心安罢了。

欲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看了看手稿的部分……还是先卡在这儿好了,后面是个大块儿,要是拦腰斩我大概会被债主搞死,以及债主是谁……ummmm,大家猜吧,码福利去了大家下回见。

 
评论(6)
热度(20)
© -Landicool- | Powered by LOFTER